?
A+ A-

张在湘:艰苦磨砺,自学练就铁笔杆

来源:潍坊晚报   发布时间:2022-06-14 17:43:38

  1958年冬,张在湘(前排左一)参加摄影学习班。

  张在湘在《昌潍大众》时留影

创办《山东商报》后,张在湘与编辑们研究版面。

  张在湘近照

  张在湘是临朐人,出生于20世纪30年代。他小学肄业,靠自学成才。他的成就可用几句话来概括:“先后就职五报社,创办两报非等闲,编修文稿字千万,报刊文章800篇,编著两书字百万,纂成两志为主编,四办三社芝麻官。”

  在县报发稿量大,放弃上大学机会

  生于兵荒马乱的年代,自小聪颖的张在湘在村内私立小学上到9岁,因学校停办而辍学,后学校时停时开,他家境贫寒,没能复课,靠半耕半读拼命自学。他15岁担任团支书,在村里办读报组、黑板报、夜校,旋即任乡团宣传委员,给全乡青年上政治课,被称能写会算的小知识分子。由于能熟练打算盘,常在村里帮着办土地证等,多次被区公所调去计征公粮、查田定产。

  小小年纪表现抢眼,张在湘17岁即被选拔为县政府机关干部,被派往区机关和驻乡村办农业社工作,三年后回到县政府。平日里写的杂文稿常被选中张贴到县政府食堂的壁报栏,县委组织部长们发现他是个写稿的好苗子,调他到筹办中的县委机关报《临朐县报》当记者。三年基层工作的磨练使他很快扛起记者大梁,在三名记者中,他22岁,年龄最小,发稿最多,凡有重要报道,总编都派他去担当,一度成了全县上下知名的写稿“名星”。两天一期报纸,署名“张在湘”的稿件过多,他干脆用张帆、巨川、江涛等笔名发稿。

  张在湘在县报的表现进入临朐县委书记刘华民的视线。1959年秋,县委给县报社一个定向名额——保送他上山东大学。他高兴万分,边工作边复习功课。一些亲朋好友和同事却劝他:“大学四年毕业也干不了你现在的工作,不一定非去上大学。”他被说动。当时,正值县报停刊,要调他到昌潍地委机关报《昌潍大众》当记者,一边是上大学,一边是上调,他选择了后者,把名额让给了县报一名管财务的助理记者。若干年后,因缺“大学文凭”未被选拔进上一级领导班子,他追悔莫及。

  驻县工作几乎无休,采访故事至今难忘

  张在湘被选送到《昌潍大众》做驻县记者,先驻临朐,后驻临朐、寿光。驻县记者站就是两间小平房,既食宿又办公。那时敬业精神强,一年365天,每天都采访、写稿,没有周末和节假日。每年除夕,他都是向编辑部电传完稿才回老家和父亲过年。

  临朐县城在县境最北边,大部分公社在南部,有五六个公社距县城35公里—50公里,交通主要靠骑自行车,一骑就是大半天。县广播站一位老同志曾在无人区驻村,有一次跟张在湘闲聊时说起,无人区曾造成村民外逃土地全荒芜的境况,解放后,村民返家靠政府发的救济粮和锨镢等生产工具,将荒地变良田,逐步过上好日子。

  张在湘一听,这是好新闻,他马上拟定主题,拽着那位老同志就往30公里外的小村赶。二人骑车前行,天寒地冻风萧萧,风吹得他几乎蹬不动车,半天才赶到该村。他们白天采访,晚上留宿在社员家。两人睡一张单人床,盖一床薄被子,晚上冻得将两人的棉裤交叉起来压着当半床被,各人顶着各人的棉袄过冬夜。最后写成调查报道《艰苦奋斗的历程——一个无人区村庄是怎么走过来的》,省地报纸都在突出位置发表。

  有一次,张在湘到40公里外的临朐县寺头公社铁寨村采访,骑车穿过五井公社。半路突遇大雨,岭间土路,自行车一下雨粘黏泥,车轮转不动,只得扛着车子走。距离铁寨村还有10公里路时,天已黑透,他不熟悉路,只得借宿在小山村村头一位老奶奶家。“老奶奶与我素不相识,竟把平时不舍得吃的半瓢面做成饼给我吃,这是何等感情!”张在湘说,他永远忘不了,老奶奶大概是凭他穿的中山装猜测是政府干部,可见她对党和政府的情感有多深。

  有一次,他到沂山西麓深山沟的九山公社周家庄村采访《涓涓细流汇成江河》的典型报道,来回100多公里,回来路上不慎连人带车掉进了8米深的河沟,一度跛腿难行。他舍不得休息,简单处理了下,照常采写,两周后还没痊愈,这才迫不得已到大医院拍片检查,可已经晚了,一根脚趾骨折已经错位黏住了,留下后遗症至今。

  每天挤3小时自学,磨练成写稿高手

  在昌潍大众报社的三年,也是张在湘奋发自学的三年,他暗下决心要把辍学的缺失夺回来。每天除了紧张工作,他都争取约3小时的时间自学,不午睡,晚上熬到深夜,读完《红楼梦》《三国演义》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等中外名著;自费订阅《人民文学》《文艺学习》《语文知识》多本刊物,期期通读;苦学《政治经济学》《古代汉语》《现代汉语》,三年做了超10万字的读书笔记。

  干中学、学中干,理论与实践结合,大大促进了报道质量的提高。他写了若干题材新、有影响力的文稿,如《喜悦、回顾、展望——石佛堂大队的评述》《凤凰庄大众劳动管理调查》(《大众日报》头版发表);杂文《山溪颂》《山松赞》《林海红旗》(《大众日报》副刊以报告文学发表);临朐县营子公社郝东、郝西两个生产队的调查报告,《人民日报》分情况对比、问题何在、几个事例、吸取教训四个小标题在二版突出发表。通过深入采访调查,他曾发现和提炼出八个基层工作中的针对性问题,用夹叙夹议的写法,在《昌潍大众》刊发了八篇《临朐纪谈》,既有事实又有评论,加深了对问题的报道,促进党的中心工作,引起较大反响。“生活类报纸的记者采写稿子更偏重于社会性、趣味性、市场性,党报记者则主要集中在政治性、政策性,为党的中心工作服务。”张在湘说。

  张在湘不仅是写稿的高手,还是育才的“老师”。1961年,山东大学新闻专修班毕业班派学生到报社实习,报社领导特派他带队到临朐采访;手把手带着临朐县广播站新记者采访写作,这位记者迅速成长,很快调到潍坊市政府政研室工作;把采访中发现的县教育局教研室一位善写作的教师,向县委书记推荐到县委办公室做新闻秘书,按县委领导要求亲自带。他俩同办公室、同采访、同写作,该秘书很快成了强笔杆子,最后被调到地委办公室,干到副秘书长。

  上调《大众日报》主持采写大典型

  《昌潍大众》停刊后,张在湘上调省委机关报大众日报社,18年间先后承担过记者站、夜班(总编)办公室的领导工作。他勤于笔耕,善各文体,有百万字计的新闻、通讯、调查报告、论文、报告文学、杂文及照片作品发表于各级报刊。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那些年《大众日报》每年都报道若干一至三个版的成套大典型,张在湘善主持采写这类成套大典型报道,先后七次带队蹲点采访,如沾化县李雅庄大队大典型、邹平县冯家大队大典型、惠民县钦凤大队大典型、荣成县腾家饭店大典型、招远县毕国供销社大典型等。

  后来,张在湘担任过山东惠民地区行政公署办公室、惠民地区出版办、潍坊市史志办、滨州日报社、山东商报社等单位的领导工作,作为第一任主要领导创办了《惠民大众报》(后改称《滨州日报》)和《山东商报》。他阶段主编(1986—1989)《潍坊市志》,参与主编《山东省志·商业志》,业余主编了《潍坊文化通鉴》,出版长篇小说《宦海情》。

责任编辑:邢敏